虫族的等级森严,一个族群往往只能有一只母虫,而缺少母虫的虫群会失去繁育能力并陷入精神暴乱。

    精神暴乱会让兵虫失去战斗能力并陷入狂暴,工虫无法静心做事,而雄虫——失去母虫的他们往往只能在一次又一次无法繁育的痛苦中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所以,失去母虫对于那支族群来说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梨落通过虚拟屏幕疯狂吸收着关于母虫的一切知识,拼命忍住疯狂跳脚大骂世界疯狂的冲动。

    身旁一个有着一双纯金色没有眼白的高挑男性——或者应该说是雄虫——他微微抖动了一下他身后如同金色太阳一般的蝴蝶翅膀,趁着梨落貌似在浏览什么东西的时候,纤细的手指试探的触碰着梨落。

    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,有着美丽到神圣的面庞的少年眼睛微微发亮,眼尾却勾勒出了一模红,似乎有些爽的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梨落感受到触碰回头,看见他这样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。

    “斯利塔安,我说了现在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小太阳一般的雄虫——斯利塔安似乎要哭了,“母皇,求求你了,快些奖赏我吧。”

    梨落忍不住在心中扶额苦笑,小东西真拿你没办法——还演起霸总文学了?

    虫族的等级森严,一个族群往往只能有一只母虫,而缺少母虫的虫群会失去繁育能力并陷入精神暴乱。

    精神暴乱会让兵虫失去战斗能力并陷入狂暴,工虫无法静心做事,而雄虫——失去母虫的他们往往只能在一次又一次无法繁育的痛苦中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所以,失去母虫对于那支族群来说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梨落通过虚拟屏幕疯狂吸收着关于母虫的一切知识,拼命忍住疯狂跳脚大骂世界疯狂的冲动。

    身旁一个有着一双纯金色没有眼白的高挑男性——或者应该说是雄虫——他微微抖动了一下他身后如同金色太阳一般的蝴蝶翅膀,趁着梨落貌似在浏览什么东西的时候,纤细的手指试探的触碰着梨落。

    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,有着美丽到神圣的面庞的少年眼睛微微发亮,眼尾却勾勒出了一模红,似乎有些爽的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梨落感受到触碰回头,看见他这样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。